当前位置:安绕门户网站 >> 情感 >> 故事:结婚1年,老公把攒下的10万奶粉钱全借给无赖小叔

故事:结婚1年,老公把攒下的10万奶粉钱全借给无赖小叔

2019-11-06 15:03:42来源:安绕门户网站

应用作者苏茹每天都读一些故事

林于婷把美味的玉米、胡萝卜和猪骨汤放在餐桌上后,他脱下印有小猪页面图案的围裙,把它挂在厨房门旁,慢慢走向卧室。

卧室的门没有完全关上,留下了一个缺口。她正要推开门,请杨舒淇吃饭,但她看见他从门缝里打来电话。

那人看起来又担心又担心,语气很担心,“好吧,大哥,我现在就给你转2000元。请照顾好医生,治好你的手。明天见。”

林于婷的脸色突然阴沉下来,当他试图推门停下时,他听到杨舒淇说,“什么?如果我不必去那里,我怎么能成功呢?我的工作和你的健康相比怎么样?你是我最重要的亲戚。”

电话里的人不知道该说什么。杨舒淇的脸有点苍白。他不情愿地点点头,“好吧,那我就过不去了。大哥,你恢复得很好,”

林于婷站在门边,静静地看着。她不经询问就知道丈夫又借钱给他的大哥杨启秀了。这已经发生了无数次。起初,她会感到心里不舒服。她会生气,会和他制造麻烦。现在剩下的只是麻木和失望。

看看这种情况,杨吉秀估计她没有受伤,她的丈夫愚蠢地相信他,甚至担心他。

林挺雨心里知道现在进去阻止,杨其疏也不会听她的,两人可能还会大吵一架。

毕竟,他们为杨启秀吵了无数次架,不管是大钱还是小钱,只要杨启秀来找他,他都会帮不上忙。她不是每次都愿意。起初,她仍然可以平静地认为他是在报答好意,慢慢地认为这只是一种精神疾病。

他们结婚了,没有想到他们的小家庭。他们被一个赌博老大迷住了。就像中毒一样,他们宁愿伤害她的心也不愿停止。

最后,两个人都受到了伤害,感情变得越争吵,婚姻就越轻松,不是吗?

林于婷没有心情再请他吃饭。沉默片刻后,林于婷回到厨房,坐下来静静地思考。

如果有证据表明杨启秀撒谎骗了他的钱,他还能爱这个家庭吗?

她和杨舒淇已经结婚快一年了。除了“帮助哥哥恶魔”这个大缺点外,他对她还是很好的。他会主动做家务,而且他没有要求她辞职生孩子。他对她也很体贴,更不用说他在外面沾花惹草的坏习惯了。这段婚姻可能仍会得救。

林于婷不想放弃她刚刚轻易得到的幸福,心里暗暗做了一个决定。

果然,当她请假偷偷跑到杨启秀家附近时,她碰巧看到他从旧大楼里出来,他的手很灵活,一点伤也没有。她的心突然变得愤怒。杨舒淇认为他的大哥受伤了,甚至没有检查,她也很生气她不能阻止他。

她跟踪杨启秀的时候偷偷拍下了这段视频。当她看到他走进麻将馆时,她更加生气了。正如她所料,这个自私的男人无法改变他的饮食习惯。也许每次他借钱,他都会去赌博。她以前没有深究这件事,真是可笑。

证据已经到手了,林挺·余骑马回家,因为他不想待在这里生病。

回到家,她累得瘫倒在沙发上,没有像往常一样有空就主动做饭,而是迷迷糊糊地看着她和杨舒淇的结婚照。

这一次,她亲爱的丈夫还会反对她,伤害她吗?

她不知道,但隐约有种不好的感觉,越来越觉得无聊和憋屈。

在沙发上睡了一会儿后,杨舒淇下班回来了。当他看到妻子躺在沙发上时,他很好奇。

“老婆,你今天没去上班吗?”

“嗯,我今天做了些事情。”她犹豫了一会儿,坚定地抬头看着他,继续说道:“你又借钱给你大哥了吗?”

杨琪惊呆了。听到大哥这个词,他的眼睛软化了。他走过来,在她旁边坐下,点头看着她。“是的,大哥的手受伤了。这是件大事,你不怪我吗?”

林于婷看着他真诚的样子,实际上觉得有点可笑。她把手机递给他,笑着说,“先看看这个视频。看完之后你还这么认为吗?”

杨舒淇看着她冷漠的态度,感到有点不舒服。当她打开视频时,她愣住了。

没过多久它就结束了演奏。他仍然难以置信,原谅了他的哥哥。“这段视频怎么了?也许大哥只是没包扎好,你甚至追了他,太多了?”

听到这个声音,林于婷勃然大怒。她生气地站起来,把手机放在身边。“杨舒淇,你没看到你的好大哥有灵活的手,一点也没受伤吗?你不为被骗而生气吗?

另外,你还是不要因为你的好大哥的赌博习惯而责备他,也不要因为我跟踪他而责备我。对你们两个兄弟来说,这难道不是更令人愤慨和无语吗?"

杨继书听到她这么说他大哥,脸色阴沉,恼羞成怒,“雨儿,你怎么变得这么斤斤计较?以前,我大哥帮了我很多。我怎么能不帮他呢?难道你不愿意理解这一切吗?”

“我怎么知道你这么深不见底,杨继秀就像一个无底洞吸着我们小家庭的血,你不但不停止而且还递刀,你想过这个小家庭吗?你已经把所有的钱都给他了。当我们有孩子的时候我们会做什么?

奶粉是免费的吗?教育不花钱?毕竟,你已经给了你大哥十多万。你不觉得羞耻吗?”她的眼睛因愤怒而变红,泪水不断落下。

杨舒淇吓得无话可说。那时候她有点沉默,最后她支支吾吾地说,“但是我大哥不能忽视它。”

林于婷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生气地看着他。看到他仍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问题,她终于失望地坐下来。“嗯,碰巧我姐姐最近辞职了,她的生活也不容易。在那之后,我会借给我妹妹和你借给你大哥一样多的钱。这公平吗?”

杨舒淇也很沮丧,犹豫了一会儿,勉强同意了。

一个月后,杨舒淇匆匆回家找她,“银行卡里的钱在哪里?为什么只剩下500个了?我哥哥被打了,他的腿受伤了。这一次真的很急需钱。你能给我3000英镑吗?”

林于婷不慌不忙地放下绿色蔬菜,走到沙发前,从包里拿出几张借条。他的语气平淡无奇。“没有钱。听着,你在2000年7月12日借了4000英镑,18日借了500英镑,20日借了10000英镑,23日借了700英镑。我也借给我妹妹同样的钱。此外,你哥哥甚至没有借据,所以我们现在没有钱。”

杨琪目瞪口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最后,他皱起眉头,谦虚地说。“你能不能先给你妹妹点钱,我先付我哥哥的医疗费?”

林于婷见他仍不悔改,突然生气了,“她没钱了,已经花光了。”

杨舒淇不敢继续说话,所以他只好坐下来吃饭。

林于婷看到他沉默了,没有心情再说什么。他脱下围裙,把盘子端上桌。

他们俩都不在状态。饭菜无味,桌上的气氛令人窒息。

杨舒淇的心被他的大哥伤了,但林于婷不知道这段婚姻能否继续。

毕竟,她不是她最亲密丈夫心中的第一个人。如果这种恶性循环继续下去,她会变得越来越难过,难过甚至失望。她永远无法和和丈夫有着同样血缘关系的哥哥竞争,而那个好哥哥将永远吸这个小家庭的血。她应该去哪里?

吃完饭,杨舒淇没问就离开了,知道目的地是杨启秀的身边。

林·于婷没有清理桌上的剩菜,而是打电话给她的大学朋友万文。

“婉婉,这是我的雨。”

“你怎么了?你哭了吗?发生了什么事?”电话里传来万文担心的声音。

林于婷的心微微有些温暖,但她觉得好笑。甚至她的朋友也能感受到她的不安和悲伤。杨舒淇的整个心落在他大哥身上。她以前对她很好,可能是因为这不涉及他大哥的利益。

她坐在沙发上,眼泪不由自主地落下,“婉婉,我也想离婚,但我不敢,你知道吗?我很难过,杨舒淇根本没有把我和我的家人放在心上。我清楚地知道,他的大哥对他来说是最重要的人,但我仍然不敢要求离婚,对他仍然抱有期望。我甚至不知道现在该怎么办。”

万文焦虑地安慰她。“于婷,我不知道该给你什么建议。毕竟,你的丈夫没有背叛你的爱,但我认为跟随你的心是好的。你的幸福是最重要的。”

我不知道过了多久,两个人聊了很多,大多是林于婷说的,她擦去眼泪,“宛宛,谢谢你听我说,我相信一切都会好的。”

“嗯,如果你有什么想跟我说的,我离婚的时候很难过,但我一点也不后悔。我的生活现在很美好,所以慢慢来,下定决心。总会有好结果的。”

林于婷点点头,挂了电话,开始收拾碗碟。

让我们再看一遍。我相信时间能给她答案。

失望几乎被挽回了,但杨舒淇把云千千带回家,让她住在客房里。他没有和她商量就收回了决定。

林于婷非常生气和恼火。任何看到丈夫带女人回家的人都会感到难过。更重要的是,这仍然是一个看起来大约21岁的漂亮女人。

她的呼吸卡在喉咙里,血管突出。她握紧拳头,把杨琪拉进卧室。她开始生气地问,“那个女人是你的情人吗?我那正当的妻子现在进屋,这完全无关紧要吗?”

杨继书突然被拉了进来,有点生气,但一听她的话就懵了逼,“你在说什么?她只是我大哥朋友的妹妹。她来这里工作,没有地方住。我大哥让她来我们家住。不管怎样,空客房怎么了?此外,她借钱帮助我大哥支付医疗费。我的小小帮助有什么问题?”

林·于婷看出他不承认自己的错误。他的脸又黑又出血,语气甚至更糟。他反复问他:“你没发现她看你的方式有问题吗?语气还是那么微妙,你没看见她爱上你了吗?你,一个已婚男人,难道不知道避嫌意味着什么吗?你把我这样放在哪里,尊重我?”

有人不耐烦地问杨舒淇,他敷衍地解释道:“我不做小女孩该怎么办?你现在怎么了?我几乎不认识你。我总是无理取闹。我不得不为每一件小事讨价还价,难道我不觉得累吗?”

林于婷愣住了,她的头脑有点混乱,她站在那里,以她自己的心情。

是的,为什么她变得如此不像一个没有忍受的男人?你什么时候失去自我的?

似乎每次杨启秀借钱后,吵架后她都开始妥协。她一步一步地后退,降低了底线,最终变得越来越不自给自足。

这样的噪音,她突然清醒了,完全摆脱了这个荒谬的婚姻漩涡。

杨舒淇认为她已经明白了,高兴地笑了。他拉着她的手安慰她:“妻子,别说了,我们能过上好日子吗?”

林于婷的眼里充满了讥讽。他轻轻地握了握他的手,语气冷漠。“不,我会从今天起回我妈妈家一段时间。让我们冷静下来。我需要考虑是否需要继续和你在一起。”

她把他推出卧室,打开衣柜整理。

杨舒淇站在卧室门口,回忆着林于婷刚才说的话。当时,他感到有点不舒服。似乎有重要的事情要离开她,他马上想敲门留住她。

云千千拦住他,把他拖回客房。

被这样的打断打断,他也放下了心。

随它去吧,冷静点!

听到外面的噪音,林于婷越来越觉得她是个笑话。她只是以为杨·舒淇会敲门挽留她。

整理完衣服后,她平静地走出卧室,不再看客房就走了。

两周后,林于婷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这段时间没有和杨琪相处。相反,她过得很轻松。偶尔喝下午茶,和她最好的朋友一起购物,甚至是短暂的两天旅行,都让她感到快乐。

没有令人无法忍受的债务,也没有令人讨厌的女主人安百里。或许离婚是正确的选择。

她要回家和杨舒淇离婚。

然而,我没想到会在客厅看到那个女人的裙子和她给杨琦买的白衬衫和裤子。

许多事情闪过她的脑海。她的脸色非常苍白。她甚至猜到了自己将要看到什么,立刻感到恶心。

林于婷一步步走近卧室。门没有关上。她走到门口,看了看。

林于婷利用他们的疏忽,忍着恶心,果断地把它偷了下来。然后他从马桶里拿出一桶水,直接倒在他们身上。

“杨舒淇,我还以为你只是个‘兄弟帮手’。我没想到你会背叛我。真恶心!”她觉得溅水是不够的,狠狠地打了他和云千千一巴掌。她冷冷地说,“我们完了,我们离婚吧!”

杨继书没想到林挺雨会回家,惊恐地看着林挺雨。被打败后,这更让人难以置信。

听到离婚,他脱口而出:“离婚?不可能!”

林于婷不想再呆在这个恶心的卧室里了。他转身离开了。杨舒淇追上她,试图抓住她的手。他在遇见她之前被踢了一脚。他所要做的只是郁郁寡欢地解释:“妻子,不要离开,我会把她赶出去,难道我不会离婚吗?”

林·于婷发现他仍然在找借口。在看到他之前,他更觉得自己是瞎子。“一巴掌打不出声音。你刚才不是很开心吗?现在背弃别人是荒谬的。简而言之,我离婚了!”

杨舒淇有些遗憾。他不想离婚。一想到失去林于婷,立刻让他感到有点心痛,于是他跪了下来。“老婆,我错了。请再给我一次机会。我唯一爱的人是你。我以后会听你的,好吗?”

林挺雨没有感觉到感动,只觉得眼睛发烫,她语气厌恶地问道,“啊!听我说。包括不再给你大哥钱吗?”

杨舒淇犹豫了一会儿,不敢点头。云倩走了出来。她用力拉起他,抓住他的胳膊。让他挣扎是没有用的。

云千千得瑟地看着她,害羞地说:“淑哥,她不同意你给秀哥钱,我同意你和她离婚,和我在一起!”

感受到他眼中的犹豫和兴奋,林于婷讥讽地笑了笑,“小妹妹,别担心,垃圾还是会被放进垃圾桶的。只是因为我不想成为这样一个垃圾桶,它会帮助你。”

之后,他们绕过他们,不等他们回答就离开了。

杨继书有些不甘心,想追上被云倩倩缠住的人。

走出大门的林·于婷如释重负地笑了。他心中的答案更加坚定,离婚势在必行。

在林于婷搬离这座肮脏的房子后,他把照片寄给了杨舒淇,威胁他要离婚,否则他会把照片寄给他的亲戚、朋友和同事。

杨舒淇多次来公司纠缠她,最后她屈服于离婚。一方面,她坚持,另一方面,云倩怀孕了。

这两个人之间没有财产纠纷,在过去的一年里他们一分钱也没存。

幸运的是,她假装借钱给姐姐,但并不是所有的钱都落在杨启秀身上,否则她现在会后悔吐血。

她租了一栋房子,每天努力工作,画设计图。结果,她赢得了许多客户的认可,并为她赢得了出国留学的机会。

林于婷非常高兴。我不认为她离开那段疲惫的婚姻后,她的事业会越来越好。

这可能是爱情的失望和工作场所的胜利,不是吗?

结果,我没想到一走出公司大门就能见到让她恶心的杨舒淇。

林于婷太纠结了,他不得不找一家安静的餐馆坐下来听他说话。

“我们都离婚了。你在这里干什么?”她不耐烦地看着他。

杨舒淇看到他的前妻容光焕发,更加美丽动人。他感到有点难过,甚至后悔。“于婷,你能借我点钱吗?我大哥在被要求还债后又被打了一顿,受了重伤。”

林挺雨知道一笑,这是她当冤大头吗?

“云倩不是你妻子吗?去问她吧!我没钱借给你,更别说想借给你了!”她玩弄着手中的杯子。

杨舒淇满脸通红,不愿说实话。他在上菜前离开了。离开前,他抱怨道,“于婷,你太无情了。”

林挺雨没有把它当回事。为什么不重要的人应该关心它?看着她刚刚端上来的菜,她吃得很开心。

让她如此失望的婚姻似乎从未发生过。

登机前半个小时,林于婷坐在椅子上,想着他朋友的消息。云千千结婚生子后,杨舒淇意识到她是他大哥的女朋友。

后来,云千千怀上了杨启秀的孩子,但她没有救,被杨舒淇打掉了。

林于婷难以置信,但幸运的是,她走出了漩涡,现在就是未来!

她拖着手提箱,头也不回地走到安检通道。“再见,失败的林挺雨!”(作品名称:“丈夫是一个“哥哥助手”,作者苏茹。发件人:每天阅读故事应用,看得更精彩)

点击[关注]按钮,首先可以看到更多精彩的故事。

  • 上一篇:津媒:张鹭捐建球场原计划今天举行落成仪式,现已取消
  • 下一篇:工业人工智能第一股的“高标准”
  • Copyright 2018-2019 begarelli.com 安绕门户网站 Inc. All Rights Reserved.